记一次成功的无罪辩护
老罗 · Dec. 20, 2017, 3:49 p.m., 220 次点击, 1 个赞

成功办理一起无罪辩护案子无疑是刑辩律师最大的成就梳理自己的办案过程,还是有许多地方值得总结。


这是一起涉嫌盗窃的案子我在侦查阶段接受当事人家属的委托,通过会见了解到:当事人在案发现场被认为是盗窃的同案犯而被抓,被抓时与另一名亲属在一起,不可能参与犯罪......。综合各种情况,我确定了无罪辩护的方案。


确定方案后,我向办案部门提交了《法律意见书》与《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书》。我当时初步判断,当事人逮捕的可能性不大,但办案部门却予以了逮捕。这有点意外,但对律师来说也是常见的,因为在侦查阶段,律师了解的只是一部分情况,不能了解全案。会见时,有些当事人甚至会特意隐瞒律师事实。这些情况都会导致案件进展不一样。


当然,律师理解的事家属不一定能理解。家属在当事人逮捕后非常大意见,总是要求我去做一些如投诉或者曝光给媒体等一些不正规甚至违法的事情,不断地对我施加压力。这时,我就给他们说明:这案件应该有一些我们没掌握的东西,待阅卷后就清楚了。同时,你的那些手段我不赞同,对案件也没有帮助。如果相信我,就必须按我的方式处理,如果不信任就另请高明。在我的坚持下,家属还是继续委托我办理。


审查起诉阶段,我通过阅卷,案件的全貌终于浮出水面了:我的当事人被认为是同案犯是因为警察一直在跟踪埋伏,当事人一直都在现场并为他们打掩护。那么,我还要坚持无罪辩护吗?通过与当事人及其家属的沟通,仔细分析案件,我坚持做无罪辩护,理由如下:


1,被害人没有指认当事人;


2,同案犯没有供述我的当事人是同案犯;


3,指控我的当事人打掩护的证据只有几名警察的证言;


4,我的当事人从来没有承认过犯罪事实;


5,另一名亲属可证明无罪,但亲属没有作为证人记录在案卷。


为了让证据对当事人更扎实,我做了两点:


 1, 我考察了案发现场,发现是一个小巷子,案发时间是下班时间,小巷子人流非常密集,摩肩接踵的,这现场环境是否有可能让警察误认为当事人是掩护的同案犯?为此,我把现场拍了照取证。


2,我致电了这名亲属证人并全程录音。我只是询问过程,不发表任何意见,以防被认为误导。亲属证人可证明当事人被抓时是和他在一起。


对此,我向检察院提交了《撤诉申请书》、《法律意见书》、《申请证人作证的申请书》并提交案发现场的相关证据。


不过,提交材料后检察院迟迟没有答复,再三催促下,案件退查了。退查后,办案部门通知证人作证。此时,我们都以为只要证人出庭,案件就没问题。但事与愿违,证人作证后,《撤诉申请书》被驳回了。后查阅补充卷时才发现,公安补充证人证言时,重点放在了“你离当事人有多远?是否一直看着当事人?”等问题上,很多情况也没有记录。


我看到这样的证言也确实有点懵了,与之前了解的不一样。此时,家属也在质问,你为什么不教他说话?你不能直接记录证人证言给检察院吗?......


我知道,此时,大家都是不满意的,但没有办法只能把重心放在庭审了。


起诉阶段,我还是申请了证人出庭。整个法院庭审还是很顺利,但出现了一个问题,当事人与同案犯的庭上的供述出现了矛盾,双方陈述的见面的时间与地点不同,公诉人以此猛攻当事人隐瞒事实,不诚信。而我对此没有做过多的辩护,只是针对公诉机关的举证责任做辩护,在最后一句说道,如果一个案件只有警察的证言就可以入罪的话,以后案子就不用取证了。旁听的家属忍不住地鼓起掌,看来他们是满意的。


起诉阶段经历了两次开庭,时间拖了比较久,期间也申请了取保候审但没批准,最后检察院撤诉了。


这案子虽说是成功的无罪辩护,但过程却是很艰难。在这过程中,最深的体会是:


1,家属会不断对律师施加压力,我们不能让家属牵着鼻子走,坚持自己的方式与原则,否则害人害己;


2,谨慎提取证人证言,证言是主观证据,很容易被其他因素影响,因此首选的提取方法是提供证人让办案机关提取,这让证人更具法律效力并减少法律风险


3,开庭要抓重点,说服法官本案有重大问题就可以了。庭审时,公诉人就抓住两名被告人说法不一致,在说谎。我对此不纠缠、不作重点辩护,只是重点提出公诉人证据不足。如此,法官的印象就更深刻了,辩护效果事半功倍。


律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律师在案件代理过程中,要尽最大努力维护当事人利益,也要注意办案风险。小小总结,大家共勉。



format_quote | reply | | share
 
1 条回复 | 最后回复 Dec. 20, 2017, 3:49 p.m.
空白 #1 - Dec. 20, 2017, 3:49 p.m. • 引用

赞,厉害👍👍👍

您可以使用: BBCode